多元參與。PLURALISM
藝術是翻轉鄉野間的強大力量-記日本新潟大地藝術祭與雲林縣社區營造之空屋再生計畫
文/李信政
發表時間 2016/10/05 19:16
登入

藝術是翻轉鄉野間的強大力量-記日本新潟大地藝術祭與雲林縣社區營造之空屋再生計畫

0
閱讀人數:1083

作者/李信政

新潟大地藝術祭每三年舉行一次,從2000年舉辦第一屆開始已經舉辦了五屆,累積的藝術品及展場空間非常的多。我在2015年8月終於有機會,以五天的時間認識這個以越後妻有的六個區域為主,以里山為展場所舉辦的藝術祭,由於藝術祭活動範圍廣大,藝術品多達200多件,點綴在稻田間、山野森林、市區街道、巷弄、公園、荒廢的民居農舍、廢棄的學校及新建的場館等,在短短的五天旅行中僅能略窺一二,帶著大地藝術祭的護照,努力的觀察學習,也只走訪觀察了二十二個點,此篇文章僅以新潟廢棄的民居農舍改造(空屋計畫)與雲林縣開發利用地方文化資產與文化環境計畫、社區生活館及藝術家進駐兩相對照提出一些見解。

探訪三間廢棄的日式傳統民宅而改造的三個展場空間

展場一/脱皮する家

距離森的學校不遠的脫皮之家,由兩位女性工作人員為我們導覽,脫皮之家位於山間彎曲道路的山坡上,原本是一棟約有150年的民宅舊建築,如今已人去樓空留下歲月的痕跡。日本傳統式的木造二樓的房子,因為早期使用火爐造成內部木造樑柱燻黑,2006年大地藝術祭時徵詢主人的同意,並邀請日本大學藝術學系教授鞍掛純一帶領學生及志工,動用3000人次,花了兩年多的時間,運用雕刻神像的方式,在屋內的地板、牆面、樑柱、桌椅等,一刀一刀刮出刻痕,帶出老房子的獨特線條與美感,鮮活的重生,轉化成藝術作品。如今已成為當地傳統特色的民宿,及於活動與假日期間的表演空間。入口處擺放著文宣資料及文化商品,最特別的是刻著刀痕的木屐及有著刻痕圖案的手巾。

展場二/ドクターズハウス(醫生的家)

一棟寬敞的二樓傳統民居建築,就座落在國道253道路旁山平村莊入口處,房屋主人三代曾經在這行醫。這是一間後有樹叢的山區診所,然而在20多年前休業搬遷它處。

大地藝術祭韓國藝術家李布爾(Lee Bul)將醫生的家重新整理,並用鏡面貼紙貼滿一二樓長廊及房間,並用鏡燈、投射燈及水晶玻璃反射,顯得屋內金光閃閃,再加上長廊上的如幻燈片般的傳統民居照片,讓遊客瞭解在地傳統民居的型式。藝術家在創作時保留了醫生的看診間及醫療用品,並將看診椅貼上金光閃閃的鏡片,凸顯醫生看診的生活,並將過去在此生活的日常用品集中保存,展示於原本的雜物櫃中。擠滿物品的雜物櫃的展示方式,生動活潑有趣,屏除一個櫃子放置一個物品的傳統展示方式,其中也保存著一面編竹夾泥牆作為展示。

藝術家將傳統的農家診所轉化成為獨特的藝術空間,串起這裡的過去與現在,也連繫著我感動的心。

展場三/つんねの家のスぺクトル

轉眼間來到幾戶山居農家集結的小村落,つんねの家のスぺクトル,是一間木造二樓建築,屋頂是傳統日式蘆葦草編製而成。

法國藝術家安妮特.梅莎潔(Annette Messager),曾經獲得威尼斯金獅獎,梅莎潔是一位關注女性議題的藝術家,這次特展主題將傳統農家婦女一生在這間房屋內使用的工具,刀,剪、叉等工具,以黑色的布料為素材,縫製成大型的工具,並以懸吊的方式,掛滿整個屋內空間。呈現山村男人外出工作,婦女鎮日獨守漆黑屋宅廚房與那刀剪為伍,那麼壓抑與無助,顯現農家婦女一生的無奈與悲戚。

來回穿梭在三間廢棄的傳統民宅而改造的三個展場空間。三位藝術家-一位男性兩位女性。三個特展,各有關注的焦點與議題,表現的形式與內涵,粗獷中看見細膩,細膩中又見美感,美感中隱藏著幽深的憾動。

空屋再生計畫-新潟與雲林

雲林縣開發利用地方文化資產與文化環境計畫是以社區閒置空間再利用為主,91-96年文化部共補助11案計畫,包括91年口湖鄉梧北社區/在地精神啟蒙館-李萬居故居計畫、林北卡好生活館、重興的菸樓再生、96年麥寮鄉楊厝社區發展協會/食在好厝邊、社區關懷空間改造計畫等,目前有6個改善的傳統空間尚且存在,這與前述日本新潟空屋計畫民居農舍再利用相近似,不同的是雲林縣以空間修繕為主,軟體為輔。新潟大地藝術祭卻以藝術為主,主辦單位邀請藝術家進入主題空間進行特展規劃,空屋計畫新潟的民居展館15年的時間仍然持續溢注經費,且設置點也持續增多,相對於我們的文化環境計畫6年時間至97年因六星計畫而停止無法持續。

另一計畫由雲林縣文化處個別提案,從94-102年9年期間共補助24藝術家進駐社區計畫,進行藝術創作,由於輔導本計畫團隊媒合藝術家甚為困難,大部份都由社區自行尋覓藝術家,造成大部份都以一般研習班為主,無法深入社區創作產生共鳴,僅幾個社區較為成功如舞獅長平及莿桐鄉孩沙里的黑貓樂團、台子村鼓藝台子.撼動台灣、四湖三崙社區「活化三崙‧「蚵」藝介入空間」計劃等,此計畫也因103年終止而無法持續。

社區營造點為雲林縣社區培力計畫之主軸,社區營造點工作項目中社區生活文物館,也與日本鄉下人口減少民居農舍荒廢相同背景因素而設立,然而新潟空屋計畫首先尋找空屋再進行建築物調查、契約交涉、藝術家視察、村落說明會、設計、整理、改建、製作藝術品等,操作手法細膩。每一個空屋再生都有著展示的主題,然而雲林縣的生活館空屋再生,卻以微少的經費,沒有藝術家協助,僅有社造中心輔導,展示以農村常民文物為主,無法凸顯主題,雖有社區替代役蹲點協助,也因專長不同而展示有所差異。


圖上:雲林縣林北卡好生活館。

不管新潟的空屋再生計畫,還是雲林的空屋再生計畫,都有著將破落村莊以藝術文化找回村落的歷史價值,連結人與土地,人與人親密關係,以活化舊事物,創造新價值,讓偏遠的鄉村回復榮景,居民充滿自信重返榮耀。

keyword文章關鍵字: 日本 藝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