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參與。PLURALISM
種下一顆希望的種籽:茶籽堂在朝陽社區的地方創生
社區通撰稿小組
發表時間 2019/08/24 22:00
登入

種下一顆希望的種籽:茶籽堂在朝陽社區的地方創生

0
閱讀人數:475

「我不是因為要做地方創生才來到朝陽社區,我是因為放下腳步,發現了這裡的美好才留下來,如果我們看不見地方的美好,就舉起地方創生的旗幟,那麼必定會失敗。」三度榮獲金馬獎指定伴手禮品牌-「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這樣描述他以企業的力量投入區域活化的初衷。

 

很多人很好奇為什麼茶籽堂選擇在朝陽社區落腳,而不是其他地方。趙文豪興奮的跟我們分享,2015年時茶籽堂走訪全台各地尋找台灣各地種植苦茶樹的農園時,在一次前往花蓮的路上,偶然在朝陽社區當地信仰中心天后宮借廁所,卻意外發現當地竟然也有種植苦茶樹,也被當地的山海美景吸引,於是他懷著虔誠的心向廟裡求了一張詩籤:「花開花謝結子成,寬心且看月中桂」,在廟公的解籤下,就這麼牽起了茶籽堂與朝陽社區邁向創生之路。

 

朝陽社區,位於宜蘭縣蘇澳鎮最南端,距離南澳車站不到五分鐘的車程,日本時期的古地名發音近似「娜娘仔」,在日語裡意為「浪速」,指的是這裡的海浪很強,而光復後因為地名過於日本化,更名為朝陽,描繪的是太陽從海浪升起的美麗景緻。雖然是個以一級產業為主的小社區,但過往卻有著豐沛的社區能量,像是當地的電線桿全部地下化,就看得出來推動社區的靈魂人物李順義里長的用心,而過往社區成立的「娜娘文史工作室」主責推動當地客家文化尋根活動,也看得出社區強大的動能。而2016年茶籽堂正式啟動在朝陽社區的苦茶油復興計劃前,也是透過李順義里長的號召才順利找到一群願意參與計畫的農民。

 

然而跟許多鄉村社區面臨著同樣的挑戰,高齡化、少子化、青年人口外移,讓朝陽社區常住人口僅約不到200人,當地產業也逐漸衰退,我們似乎可以看見地方正走向「消滅」的路上。

 

除了透過契作茶樹園,讓社區裡的農民收入提高外,茶籽堂更進一步思索,如何讓年輕人能夠回到社區來。2018年夏天更在朝陽社區創立茶籽堂朝陽分部辦公室,派駐工作人員蹲點朝陽社區,與社區居民生活在一起,了解他們真實的需求,也運用茶籽堂多年來經營美妝清潔產業的商業思維,協助地方產業建立品牌價值,像是替當地販售的秈米設計品牌意象以及故事包裝,打造「朝陽社區」的品牌價值。更在2019年與長期關注地方創生議題的服務設計專業顧問團隊-「林事務所」合作,在朝陽社區舉辦第一屆「籽弟兵計畫」,跟三十位來自全台各地對「地方創生」議題有興趣的青年,談談茶籽堂推動的在地經驗、透過專業團隊的紮實的工作坊帶領,希望在全台各地播下未來可能在全台灣各地推動地方創生計畫的種籽。

 

圖:社區的米產品,重新設計與包裝!

 

像是在林事務所的創辦人林承毅老師的帶領下,從台日兩地的地方創生經驗談起,分享這幾年來整理出來的地方創生心法與分析。再從人本設計的角度切入,帶領學員打開五官體驗朝陽社區在地魅力,運用設計思考的步驟勾勒出2030年朝陽社區的想像。也提到像是「關係人口」的概念,帶領學員思索未來協助地方創生計畫推動的人不見得只是常住人口,可能是「觀光客以上,居住未滿」的族群;又或者因應網路時代、自由工作者時代的來臨,可以遠端工作或自由接案但又嚮往享有更好生活品質因而於城市與地方來回移動的「二地居」族群。(編按:指的有兩個居住地的族群,例如,在朝陽社區工作的顧問業,喜愛朝陽社區的生活樣態,透過網路科技的協助,可以在朝陽社區進行遠端工作,但有部分的時間得到城市工作的一群人。)

 

 

茶籽堂不只是希望企業本體的業務能夠發展茁壯,更希望社區、台灣的美好能夠被更多人挖掘出來,也希望搭起更多年輕人不論是回鄉或者是入鄉,有機會回到地方上貢獻一己之力的橋樑。林承毅老師以及趙文豪都強調:地方創生,不只是浪漫的想像,更是拳拳到肉的實戰,要從過去製造業單一的製造思維,邁向更成熟的品牌思維,要靠的是行銷、設計、企劃...等軟硬實力,這樣才能讓真正的創生,發生在我們所珍愛的地方上。

圖:社區意象重新設計,讓社區小舖重現活力!

 

 

download附加檔案
keyword文章關鍵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