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參與。PLURALISM
美國的「社區協力農業 (CSA) 」運動 ─ 案例篇
發表時間 2009/09/18 01:38
登入

美國的「社區協力農業 (CSA) 」運動 ─ 案例篇

0
閱讀人數:1072

前言:
「社區協力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CSA)這個詞,二、三十年前在美國、或在世界任何地方,幾乎是沒人聽過。當時在美國有的,是規模日益龐大、快只變成少數幾家的巨型農場及農企業財團;以及眾多愈見入不敷出、無法持續務農,只得賤賣農地,離鄉背井到外地謀生的小農。

但到了2005年,登記投入「社區協力農業」的農園,就已近1,700座。它們也變成許多美國人農作生產與飲食生活中的一環;不僅如此,它們更成為了一個「運動」,逐年的在滾動,在擴大。

 

對社會中的新興現象,如:協力農園等,美國的學術、農政單位倒也沒落後,它們會用自己的專業能力,來弄清「社區協力農業」的狀況,協力農園遇到的問題,及發展潛力。

以下二份調查:1.個案式的:「甜豌豆農園」,2.全國性的:全美協力農園的普查,應有助我們更了解協力農園的實際經營吧。

協力農園的調查

(一)「甜豌豆社區協力農業農園」的故事–– 1995年秋冬的調查

「甜豌豆農園」主要是生產蔬菜。它位於美國中西部,某個有五萬人口的大學城城郊。它有27戶「股東」支持。但「甜豌豆」也不是單打獨鬥,它與另四位生產不同產品的農民,組了個合作社。這一方面,可提供「股東們」更多樣的產品。另方面,也算是種「策略聯盟」;各生產者可專職自己之所長。

會有「甜豌豆協力農園」的出現,倒不是農民主動設立的。合作社五位成員,原本並不認識;頂多也只是耳聞:對方也從事另種農法,支持在地食物系統罷了。只是一些居民、農民,在看到別處「社區協力農業」的發展後,也想有樣學樣,在自己地方推動這種做法。

這些人,算是組了個「核心團體」,以「甜豌豆農園」為中心,成立「甜豌豆社區協力農業農園」。

五位農民中,有三位,是新入農的。其他二位,則長期農務。他們除了為協力農園耕種特定作物外,主要仍是維持既有農作的生產。

五位農民,除了「甜豌豆農園」的蔬菜,是以「股份」分銷;其他四位的產品,如:有機牛肉、豬肉,雞∕雞蛋,蜂蜜、棉線等,則是按批發價直銷。

在行銷產品上,是把「股東」制的「社區協力農業」,與直銷方式相互搭配。這一方面,是因農民大多不了解「協力農業」的運作;另方面,則是對直銷覺得自在些:「用預定方式來買產品,會讓我礙手礙腳的。萬一沒達到合約的要求,那怎麼辦?」

至於會成為「甜豌豆協力農園」的股東,也多半是靠親友間,一戶拉一戶。另外,則是靠口傳或傳單,來吸引一些對另類食物運作方式關心的居民。

方開始經營時,共27.5股份。成員,多以家庭為單位,多為大學畢業學歷,中產∕中上階級人仕。他們會加入,主要是想支持在地食物系統:「我想支持這創舉,支持在地小農、在地經濟,以及有機生長的食物。」另個原因,當然是想透過「甜豌豆」,得到有品質的食物;或嚐試平日根本不會煮、食的蔬菜。

農民,會加入協力農園,倒也有兩層考量:

透過在地生產,來強化地方居民,對農業與地區生態的覺察與了解;

以及為自己農產品,爭取更多銷售空間。

這正如「甜豌豆」園主所說:「我認為有很多的人,他們對農業、對食物鏈毫不關心,而且也無從了解。以致於在店中購物時,只是把架子上包裝好的蔬果,取了下來,然後到出口付錢。他們從沒想過: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在種這些蔬果?它們又是從那兒,運送過來?要栽培這些蔬果成熟、長大,又得付出多少的心力?社區協力農業,至少會為他們開啟了這方面的覺悟吧!」

目前五戶農民,沒有一家完全是靠協力農園維生。其中三家,只是把多餘的農產,透過協力方式銷售。但他們都認為:協力農業在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二)全美「社區協力農業」農園的普查

1999年在「東北永續農業推動隊」,威爾森學院的「羅賓社區協力農業資源中心」,麻州大學「資源經濟系」,以及威斯康辛大學「整合農業系統中心」等協力下,對全美協力農園做了首次的普查。1,019份問卷,寄到有登記的農園。194份給退回(無法投遞,或已不再營運);剩下的825份問卷,填完寄回的有368份。

資料依兩種分類而分別整理出來:

1.不同的形態:各協力農園之間的差異,以及它們與美國一般農園的差異。

2.相同的形態:各農園的共同之處。

■ 不同的形態:

1.農場經營:

協力農園的規模,比一般較小;而且會採用多樣農耕及行銷策略。這多種方式,使農園在持續營運時,也可增加收入來源,分散風險,及試驗新的管理方式。

經統計,近70%的協力農園,面積小於20公頃。典型協力農園的面積,大約7.5公頃;但其中平均只約1.3公頃農地,是投入社區協力農業。

因此,對大多農園來講,「社區協力農業」只是產品行銷的方式之一。

另方面,近58%的農民,會在50%以上農地,採用社區協力農業。至於全部靠社區協力農業來經營的農園,則有37%。

2.土地權與商業結構:

a.雖83%的農戶,擁有自己農地;但仍有27%的人,沒任何土地。在有土地的農民中,17%,只擁有不到四公頃的土地。

無地農的農地,68%是向地主租地。其他獲得耕地的方式,則透過:農地信託,社區協力農業集體擁有,或向官方或公益性組織等承租。

b.至於經營所有權,相較於美國一般農園的86%,協力農園只有63%,是屬單一所有權。更多的,是採取非傳統式商業結構:12%是合伙,11%靠法人團體,12%是非營利企業,2%是合作社性質。

這兩種對許多協力農園很重要的:非傳統式土地擁有及使用權,與商業經營方式,在未來土地成本與資本額逐年提高的趨勢下,應是種新的可能發展。

3.年紀與性別:

相對於美國一般農民,平均年紀是54歲,從事協力農園的農民,平均為44歲。女性投入協力農園的比率,約50%;這遠多於她們從事一般農業的比率:8.6%。

4.收入:

農園在社區協力農業方面的年收入毛額,平均為15,000美元(約新台幣48萬元);農園農作總收入,則介於20,000美元(約新台幣64萬元)到30,000美元(約新台幣96萬元)之間。另方面,有60%的農園,也有每年平均不到10,000美元(約新台幣32萬元)的非農業收入。

相對於全美有39%農戶,全年收入毛額超過20,000美元,協力農園的農戶則有60%以上。這說明協力農園的平均收入,比一般農園為高。

至於有「核心團體」支持的農園年收入,則比無核心團體的農園,平均高出10,000美元。
  

■ 相同的形態:

1.地區:

協力農園,多分布在美國東北、西岸及中北諸州。這些地區,往往有大都市,因此客源較多,也較穩定。

2.永續農耕:

所有協力農園,皆採用對環境友善的農法;其中又有94%農園,實施有機農法。這種具強烈土地倫理的觀念與做法,對往後永續農業運動,應有帶頭的作用。

3.農園及企業規模:

協力農園,平均來說不算大,通常是把農園中約1.3公頃作為「協力社區農業」。至於股東數目,平均每座農園,有29個全股戶,23個半股戶。至於更大的農園,也有多到200戶、甚至1,000戶的股東。

4.核心團體:

核心團體,一向被「社區協力農業」推倡者視為是:把社區居民,帶入農園運作的重要一環。但調查顯示:實際有核心團體來協助決策、營運或農產行銷的農園,只佔28%。

至於有核心團體協助的農園,更多會採用非傳統式土地所有權及經營方式;也會籌辦各種社區、教育活動,協助社區中、低收入戶獲得足夠食物等。

5.族群:

農園,清一色都是白人在經營。

6.教育:

95%以上的協力農民,都上過大學或有大學學歷。相對於一般農民,從事社區協力的農民,教育水準高,年紀較輕。他們應是往後永續農業運動中的主角。

7.投入「社區協力農業」運動:

98%農戶表示:願參加研究、提供農藝協助等,來支持協力農業運動。這應有助未來整個運動的擴大。


浮現的問題


回顧美國「社區協力農業」這廿年來的發展,它大致可分三個時期:

1.1986到1990年的「草創期」:

由兩座協力農園,發展到60座。但仍然是在試探、摸索中。

2.1990到2003的「由成長到穩定期」:

數目發展到1,000座的協力農園,已日益為人所知;與之相關的居民,也日益增多。但「入場」或「退場」的農園及股東,也很頻繁。

keyword文章關鍵字:
僅限公開瀏覽 僅限公開瀏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