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參與。PLURALISM
海島間的地方冒險―2016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小蝦隊參與經驗(下)
發表時間 2017/04/09 17:00
登入

海島間的地方冒險―2016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小蝦隊參與經驗(下)

2
閱讀人數:2055

作者/2016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專案助理/賴彥如

小蝦隊與地方的關係

      參加小蝦隊的三週,我去過東邊六個島(犬島除外)、共18個作品點值勤,工作內容包含作品受付,以及島上餐廳與咖啡的接待。身為國際志工,互動的對象除了每天接待的訪客(以日本和台灣、香港客為大宗),人際網絡的建立多半還是以事務局的工作人員以及一起工作、一起住在宿舍的其他小蝦為主,偶爾會有作品點附近的村民前來關心參觀人次。由於每天都會更換工作地點,除非是長期參與的小蝦,否則並不容易發展出和當地人的情誼。

      我最貼近地方的工作經驗都是在餐廳。其一是在豐島的島廚房擔任外場,島廚房的餐點皆是利用豐島當地的蔬菜及海鮮烹調而成,由島上的媽媽們擔綱廚事,因此得以與當地人一同工作交流。另一是在大島的SHIYORU咖啡店,也是擔任外場接待。大島是過去日本政府用來隔離痲瘋病患者的地方,至今仍是受保護的區域,一般遊客必須跟著藝術祭官方導遊才得以進入參觀。SHIYORU的飲料和甜品也是由大島生產的蔬菜水果製作的,盛裝食物的陶器器皿則是大島的住民以當地的土親手燒製。我在那裡的工作的那天,島上的爺爺經過便進來聊天,如家常便飯。島廚房和SHIYORU本身都是當地人會去的空間,也不時舉辦慶生會、音樂會等地方聯誼活動。這兩個地方的營運單位就是負責管理小蝦隊的「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瀨戶內小蝦隊網絡」,透過引入志工補充支援營運所需的人力,持續進行地方經營。

      某些參與時間比較長、態度積極的小蝦隊志工,會被指派協助社區活動或地方祭典。我曾經跟著事務局的工作人員一起參與男木島的盂蘭盆會,在夏季夜晚拿著涼扇和島上的爺爺奶奶一起跳盂蘭盆舞―這也是藝術祭的工作之一:參與地方傳統儀式活動,挖掘地方有形、無形的資產,將之結合於藝術祭的整體面貌,以保留住這些漸漸消失的島嶼文化。


圖上:島廚房


圖上:大島上的療癒空間Cafe SHIYORU

圖上:參加男木島的盂蘭盆慶典


藝術祭、志工,與社區

      參與小蝦隊期間,每回我到男木島港口時,總會看到島民安藤爺爺坐在港口邊的接待所,看著往來如織的旅客。從我的志工觀點,在藝術祭會期間,大量的旅客為地方帶來收益,也提升了島民對家鄉的信心。我曾遇過數次島民前來詢問當天參觀人次如何,或者島民很興奮地帶著外地回來的家人或朋友一同參觀作品。按照大會規定,島民可以免費參觀該島的所有作品,我想這也是一種和地方合作的方式,鼓勵島民們參與、理解藝術祭的過程,讓藝術作品們成為他們環境和生活的一部分。

      部分島嶼的居民在作品製作期間或開展後,參與都相當活絡,如台灣藝術家王文志在小豆島中山地區的竹編、林舜龍在小豆島大部港的泥塑作品,都受到當地人許多關懷和協助。部分的作品點甚至是由當地居民組織的志工隊擔任接待,他們會在遊客參觀時,娓娓道來地方的歷史或生活經驗,或者分享之前跟藝術家在此一同製作作品的故事。我可以很清楚感覺到由當地人來導覽、跟小蝦隊志工來導覽,給予的是全然不同的體驗:小蝦志工擁有服務的熱情,能夠有技巧地接待來客,但在地人呈現的是一個活生生與地方歷史、環境的連結,他們的存在那麼自然,不需要口沫橫飛。

      在藝術祭的志工服務後,我又在瀨戶內海地區多待了兩週,以遊客的眼光跳島旅行。當我行走在島嶼的斜坡屋群間,我感受到這個藝術祭吸引人的最大本錢,乃是各個島嶼上仍完整存留的聚落和自然風光,這裡仍存有景觀的整體性,就算沒有藝術作品,島上的自然人文便已足夠令人著迷,作品為這一切錦上添花,或者肩負著某些引動參與的積極功能。但我認為瀨戶內藝術祭的獨特之處,就是加入了「志工」這個介質。遊客和志工的互動、交談,讓欣賞作品的體驗多了人與人之間的溫度,因此對地方的記憶就不只是吃喝玩樂而已,還有跟人交流的感受。我對作品的回憶,很大部分跟人有關,在哪個作品點被親切地問候、遇到了多次巧遇的其他旅客、哪個站的志工請我喝了杯涼茶…片片段段的暖意組合了我對每個地方不同的印象。關於環境、生活,與人的總和,才是一個回應真實課題的藝術節慶,應該有的樣貌。

圖上:藝術融入了生活的環境

圖上:在地方生活的人是最美的風景

 

延伸閱讀:海島間的地方冒險―2016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小蝦隊參與經驗(上)

download附加檔案
keyword文章關鍵字: 藝術季 瀨戶內
TOP